金堂新闻:观察 | 去年审查调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

发布时间:2021-02-04 03:06   来源: 成都新闻网  Tag:
新闻导读:观察 | 去年审查调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由成都新闻网采编:2020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俊严重违纪违法被严肃查处,百色市纪委监委督促该公司以案促改,补齐短板。图为公司党委组织召开汲取一把手违法案件...

\

2020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俊严重违纪违法被严肃查处,百色市纪委监委督促该公司以案促改,补齐短板。图为公司党委组织召开“汲取一把手违法案件教训,以案促改警钟长鸣筑防线”专题民主生活会。(百色市纪委监委供图)

强化对“一把手”的监督,是确保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落到实处的关键环节。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明确要求,强化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

记者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获悉,202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调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盯关键少数,严肃惩处违纪违法“一把手”,持续强化震慑、传导压力,督促各级“一把手”明纪法、知敬畏、守底线,切实用好手中的权力。

霸道行权、违规用权、任性滥权,一把手腐败易发多发

1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原山西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被开除党籍;此前三天,原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被开除党籍……金融反腐重拳下,不少曾任和现任的单位“一把手”被严惩,释放出反腐败一刻不停歇的强烈信号。

金融领域只是一个侧面。大量事实表明,“一把手”主政一方、掌管一域,往往被不法分子视为拉拢、腐蚀、围猎的重点对象。从全国来看,党的十九大后查处中管干部中主要问题发生在“一把手”岗位上的就有100多人。

在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的审查调查数据中,落马“一把手”也占有相当比例。2020年,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共办结“一把手”案件923件,其中涉及厅局级“一把手”案件18件,县处级“一把手”案件264件;广西壮族自治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上报“一把手”问题线索1011人,处分各级“一把手”726人。

剖析这些“一把手”的堕落轨迹,总是绕不开一个“权”字。他们把手中的权力视为私产,霸道行权、违规用权、任性滥权,甚至以权谋私、大搞利益输送,对所在地方、单位的政治生态、经济社会发展造成恶劣影响。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堆龙德庆区原区委副书记、区长杜江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个“落马”的在任区长。新官上任,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权力谋私利。杜江每次到外地出差或休假,都会要求管理服务对象为其提供相应服务;为了偿还银行贷款,他还向3名管理服务对象借款共计200万元。

由于手中的权力集中,决策“一言堂”、用人“一句话”、花钱“一支笔”、项目“一手抓”,几乎是每个走向腐败的“一把手”为官做事的写照。

去年1月被“双开”的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科技和信息化局原局长叶加河曾自诩为“四最”局长:“我在科信局,年龄最大、职位最高、资格最老、业务最强,因为这四个‘最’,可以说我在局里拥有绝对权力。”审查调查人员介绍,叶加河大搞“一言堂”,使民主集中制形同虚设。

工程建设是腐败问题易发多发领域。不少“一把手”都栽在工程腐败上,他们把规划权、审批权视为禁脔,大搞官商勾结、利益输送、权力变现。

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就是“靠地敛财”的典型。2010年至2018年间,张琦帮助多名私营企业主在儋州、三亚、海口违规取得土地近7000亩。其中,帮助某地产商违规设置排他性条件,违法获取土地1000多亩,占用地质公园、生态林地,给国家造成数十亿元损失。

据了解,2017年4月以来,海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涉及工程领域腐败案件515件、536人,“一把手”占比30%;其中省纪委监委查处的案件中涉及工程领域腐败的高达69%,“一把手”占比高达59%。

“在错误权力观的驱使下,少数‘一把手’把权力、金钱、享乐作为人生追求,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背道而驰,拿人民赋予的权力为自己谋私利,消减了党的威信,贻误了党的事业。”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分析。

一把手腐败往往产生连锁反应,带坏一地干部队伍、污染一方政治生态

“一把手”作为党政领导班子的“班长”和“关键少数”中的“关键少数”,在地方、单位和部门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既是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也是党风廉政建设的领导者、执行者、推动者。“一把手”出了问题极易传染蔓延,危害班子、带坏队伍,污染一方政治生态。

观察 | 去年审查调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相关报道